首頁>保險 > 正文

中國龐大的汽車行業將迎來車險的重大改革 七大調整看過來

2020-07-10 15:44:25來源:券商中國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及新能源車消費國,中國龐大的汽車行業將迎來車險的重大改革,車主們將享受多項利好。

7月9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實施車險綜合改革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并于8月8日前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強調,這次車險改革將“保護消費者權益”作為主要目標,具體包括提高交強險和商車險責任限額、合理下調附加費用率、優化無賠款優待系數等;由于當前車險市場的高定價、高手續費、服務爭議等問題突出,所以將“降價、增保、提質”作為這次改革的階段性目標。根據主要測算數據,預計改革實施后,短期內對于所有消費者可以做到“三個基本”,即“價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減,服務基本上只優不差”。

“對于消費者來說,在保險責任擴大和保障金額提升的情況下,保費支出還將明顯減少,在改革中將無疑受益。”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稱。

官方披露的數據顯示,我國汽車保有量已達2.6億輛,汽車產銷量已經連續11年穩居世界首位,2020年末中國汽車保有量將有望超越美國。車險是與消費者接觸最廣的保險產品之一,涉及到幾億車主的切身利益,我國車險市場的高定價、高手續費、經營粗放、競爭失序、數據失真等問題相互交織、由來已久。據悉,此次車險改革力度較大,定位為綜合性改革,是全方位的改革,以期實現車險高質量發展。

車主將享受哪些利好?保費明顯下降,賠付率大幅提升

銀保監會將此次車險改革定位于“解決車險市場長期累積的深層次矛盾問題,是綜合性、全方位的改革”。既涉及交險強改革,也涉及商車險改革;既涉及條款改革,也涉及費率改革;既涉及傳統車險改革,也涉及新能源車險改革等。

對消費者來說,此次車險改革將直接帶來諸多利好。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表示,據主要測算數據,預計改革實施后,短期內對于所有消費者可以做到“三個基本”,即“價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減,服務基本上只優不差”。

根據券商中國記者的梳理,征求意見稿中,直接利好消費者的條款調整主要包括以下幾項:

1、提高交強險責任限額。將交強險總責任限額從12.2萬元提高到20萬元,其中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從11萬元提高到18萬元,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從1萬元提高到1.8萬元,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維持0.2萬元不變。

無責任賠償限額按照相同比例進行調整,其中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從1.1萬元提高到1.8萬元,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從1000元提高到1800元,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維持100元不變。

2、優化交強險道路交通事故費率浮動系數。在提高交強險責任限額的基礎上,結合各地區交強險綜合賠付率水平,在道路交通事故費率調整系數中引入區域浮動因子,浮動比率中的上限保持30%不變,下浮由原來最低的-30%擴大到-50%,提高對未發生賠付消費者的費率優惠幅度。

3、引導行業將示范產品的車損險主險條款在現有保險責任基礎上,增加機動車全車盜搶、玻璃單獨破碎、自燃、發動機涉水、不計免賠率、指定修理廠、無法找到第三方特約等7個方面的保險責任,為消費者提供更加全面完善的車險保障服務。支持行業開發車輪單獨損失險、醫保外用藥責任險等附加險產品。

4、提升商車險責任限額。結合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支持行業將示范產品商業三責險責任限額從5萬—500萬元檔次提升到10萬—1000萬元檔次。

5、豐富商車險產品。支持行業制定新能源車險、駕乘人員意外險、機動車延長保修險示范條款,探索在新能源汽車和具備條件的傳統汽車中開發機動車里程保險(UBI)等創新產品,制定包括代送檢、道路救援、代駕服務、安全檢測等車險增值服務險的示范條款。

6、下調附加費用率。引導行業將商車險產品設定附加費用率的上限由35%下調為25%,預期賠付率由65%提高到75%。適時支持財險公司報批報備附加費用率上限低于25%的網銷、電銷等渠道的商車險產品。

7、優化無賠款優待系數。引導行業在擬訂商車險無賠款優待系數時,將考慮賠付記錄的范圍由前1年擴大到前3年,并降低對偶然賠付消費者的費率上調幅度。

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透露,近年來,由于道路狀況改善、交通管理嚴格、機動車質量提升等因素影響,我國交通事故數量明顯下降,車險賠付率相應走低,但車險條款費率市場化形成機制還不健全,導致車險保障、保費價格等與實際風險還不相適應。此次改革后,預定附加費用率下降幅度較大,將從35%下降至25%,其中手續費水平將得到明顯壓縮;同時,預定賠付率上升幅度較大,靜態測算改革后,預計車險整體賠付率將從60%提升至75%左右。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盡管絕大部分車主將享受到車險改革帶來的費用減少的利好,但也不排除可能有少數車主出現車險價格上漲的情況。上述負責人表示,這次改革根據實際風險狀況重新測算了基準純風險保費,可能有少數消費者會出現簽單保費價格上升的情況。一方面,從市場化改革方向來看,應當根據行業實際風險及時測算更新基準純風險保費,財險公司在此基礎上再結合自身業務風險特點來確定保費的漲跌。另一方面,增設平滑機制。考慮到大數法則原理和車種車型實際情況,在測算基準純風險保費時增設了平滑機制,基本可以做到各車種、各車型的基準純風險保費不上升。

財險公司面臨沖擊,行業分化加劇

車險改革也是金融行業向實體讓利的一種形式,改革過程中無疑會財險公司的保費規模形成一定沖擊。上述負責人坦言,這次改革既根據實際風險重新測算了基準純風險保費,同時又將預定附加費用率下調至25%,改革后商車險基準保費價格將大幅下降,預計消費者的實際簽單保費也將明顯下降,行業整體車險保費規模可能出現一定幅度的下降。

“客觀來看,由于實際風險變化導致保費規模下降是合理的,是有利于消費者的,從初步測算看整體保費規模下降幅度也是可以承受的,符合中央關于‘減稅降費’和金融業向實體經濟讓利的精神。”上述負責人稱。

除了保費規模可能會出現一定程度下降外,從金融機構的角度看,改革后一定時期內可能出現行業性承保虧損的情況。2015-2018年我國車險綜合成本率分別為99.4%、99.1%、99%、99.9%,處在承保盈虧平衡點附近。2019年經過重拳整治市場亂象,車險綜合成本率下降至98.6%,今年1-5月受疫情影響繼續下降至95.8%。

上述負責人表示,由于這次改革力度比較大,簡政放權比較多,如果市場主體不夠理性,配套監管措施又跟不上,短期內市場是有可能出現“一放就亂”的現象,導致行業性承保虧損,甚至影響理賠服務質量。從國際來看,車險作為風險分散、競爭充分的大眾化產品,承保盈虧平衡比較常見。基于此,《指導意見》考慮了相關配套措施,如果推動市場主體理性經營、規范市場秩序等措施比較到位的話,行業性承保虧損的風險應該能夠得到有效防范。

上述兩大行業沖擊對中小財險公司的經營影響會首當其沖。隨著市場化競爭的推進,許多行業中“強者恒強”的現象日益明顯,財險市場也是如此。

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稱,預計改革后,市場主體會加劇分化,有些競爭力不強的中小公司經營會更加困難,但這是市場機制下優勝劣汰的正常現象,也有利于倒逼其專業化轉型。同時,為促進中小財險公司健康發展,健全多層次市場體系,《指導意見》提出了相應支持政策。包括:支持中小財險公司優先開發差異化、專業化、特色化的創新產品,給予更加寬松的附加費用率等監管政策,適當降低償付能力監管要求。

此外,由于此次車險改革力度較大,防止市場大起大落和無序競爭,經過反復論證,在比較關鍵的“自主定價系數”改革上選擇分兩步走。具體來說,引導行業將“自主渠道系數”和“自主核保系數”合二為一,整合為“自主定價系數”。第一步將自主定價系數范圍確定為[0.65-1.35],第二步適時完全放開自主定價系數的范圍。為更好地保護消費者權益,在綜合改革實施初期,對新車的“自主定價系數”上限暫時實行更加嚴格的約束。

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稱,圍繞“保護消費者權益”這個主要目標,爭取各方支持,努力實現車險綜合改革的最好結果。對于財險公司來說,盡管保費規模有所下降,但投保率上升、保額提升、新車增長和檔次提高也會有所對沖;由于車險價格回歸合理水平,以各種違法違規手段套取費用的現象將明顯減少,可以減少跑冒滴漏和稅務支出,降低合規風險,改善行業形象。對于中介渠道來說,改革有利于獲得合法合理的中介收入,規范財務業務管理,減少違法違規風險。對于監管來說,改革的全面順利實施,將有利于解決車險市場長期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促進監管資源配置優化。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

    • 青年創投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 信息舉報和糾錯郵箱:51 46 76 [email protected]
微信麻将代理招募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最新幸运飞艇计划数据 og平台是骗局吗 浙江快乐彩11选5玩法介绍 as真人棋盘 广西快3下期出什么时候出 双色球最好的胆拖组合 重庆幸运农场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11选5任5技巧口诀 香港赛马会深圳 幸运飞艇遗漏统计软件 极速快3网站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 新加坡博彩4d开奖号码老时时彩规律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时时彩全天计划不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