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綜合 > 正文

47歲的夏建統迎來監獄生涯睿康系徹底崩盤 沉迷資本運作的禍根

2021-01-22 16:05:23來源:長江商報

“天才少年”、“哈佛最年輕教授”,曾經名動一時的夏建統,成了A股“監獄風云”新成員。

1月19日晚間,A股公司ST遠程公告稱,公司自江蘇無錫公安機關獲悉,公司原實際控制人夏建統已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準逮捕。

1974年出生于浙江衢州的夏建統,24歲成為哈佛大學最年輕的設計學博士。2015年,他一腳踏入資本市場,開始攻城略地,一度風光無限。

他將凈資產不到2億元的天下科技作價41億元賣給索芙特(當時名),10.76億元入主遠程電纜,3.74億元低價拿下蓮花味精控制權。短短兩年多,夏建統手握三家A股公司,一手締造了睿康系。

然而,2018年,睿康系布局完成僅滿一年多,便面臨土崩瓦解之勢,夏建統控制的三家公司兩家易主,天夏智慧(由索芙特更名而來)股價狂跌近八成。如今,被夏建統“玩壞”的三家公司,蓮花健康、ST遠程正在新主帶領下積極自救,而天下智慧早已被*ST,長期的1元股正面臨著退市。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睿康系的崩盤,與其高杠桿運作埋下的禍根直接相關。在去杠桿的背景下,睿康系危機隨之而來。

公司舉報夏建統被批捕

47歲的夏建統迎來了監獄生涯。

根據ST遠程公告稱,2020年2月27日,公司就公司原董事長夏建軍、原實際控制人夏建統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向無錫公安機關報案。近日,公司自無錫公安機關獲悉,夏建統已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準逮捕。

作為曾經的實控人,夏建統自2016年10月入主ST遠程(時名遠程電纜),2018年3月匆匆退出。掌舵一年多,夏建統不僅未帶領上市公司走出業績下滑的經營困境,反而通過系列違規擔保及資金占用操作讓公司深陷債務泥沼,因此訴訟纏身。

2020年12月23日晚,ST遠程披露,蔡遠遠向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將天夏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T遠程、杭州秦商體育文化有限公司、夏建軍、夏建統列為被告,要求判定五被告歸還借款本金5300萬元并支付利息等。原來,五被告共同向蔡遠遠實際借得5500萬元,約定于2018年1月12日前歸還,但一直沒有歸還。

ST遠程公告稱,上述案件及公司此前披露的朱杭平案件等簽署時間均系原實控人夏建統控制公司期間,且相關借款事項均未經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審批。

夏建統還深陷多起民間借貸糾紛、合同糾紛、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等。如夏建統與寧波銀行杭州分行的借款糾紛,涉案款接近5000萬元。因無可執行的資產,法院將夏建統名下多家公司股權輪候凍結、房產查封,并將其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0月,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官方微信發布一份“懸賞令”引起市場高度關注,法院30萬元公開懸賞通緝夏建統。

由此可見,一度光鮮無比的夏建統,將作別資本市場。

灰飛煙滅的睿康系

隨著夏建統的被捕,他一手締造的睿康系也隨之灰飛煙滅。

1999年,25歲的夏建統哈佛大學博士畢業回國創業。2001年,他成立銷售地理信息系統的天夏科技。自2014年開始,夏建統開始進軍A股市場。一出手,就露出不尋常之勢。

夏建統首先狙擊的A股公司是蓮花健康(當時名為蓮花味精)。2014年12月,夏建統先以3.74億元(后調整為4.06億元)的低價受讓蓮花味精第二大股東項城天安所持的10.36%股權,一個月后,與項城天安、上海顥曦結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股11.92%,超過第一大股東0.02%。憑著微弱優勢,控制了蓮花健康。

索芙特是夏建統圍獵的第二家A股公司,其操作手法頗令市場震驚。與入主蓮花健康不同,夏建統進攻索芙特是迎合了其產業急需轉型的境況。

2015年,歷經多次重組失敗,頂著重組專業戶之名的索芙特選擇了夏建統的天夏科技。當時,天夏科技總資產3.03億元、凈資產只有1.38億元,交易作價則高達41.30億元,溢價率高達28.93倍。

原本參與定增募資的夏建統最終退出認購,以天夏科技1.38億元凈資產套回了41.3億元現金。索芙特隨后更名為天夏智慧。2016年8月,天夏智慧實施股權激勵,夏建統又獲得公司0.42億股股份。

盡管天夏智慧的實控人仍是索芙特創始人梁國堅、張桂珍夫婦,但夏建統以董事長身份操控著這家公司。

手握40億現金,夏建統的野心越來越大。遠程電纜是夏建統的第三個目標。通過在二級市場舉牌及股權受讓,夏建統通過睿康體育獲得遠程電纜22.18%股權,成為控股股東,并將其更名為睿康股份。隨后,夏建統委派其哥哥夏建軍出任睿康股份董事長,對其進行管理。

至2017年,不到三年時間,夏建統通過天夏科技相繼完成了對上述三家公司的掌控,打造了資本市場名噪一時的“睿康系”。

2016年前后,資本出海興起,夏建統也緊跟。當年,夏建統豪擲7600萬英鎊買下英國老牌足球俱樂部阿斯頓維拉,成為俱樂部新主席。

當上阿斯頓維拉老板后,夏建統的長期計劃包括一座足球博物館、一個主題公園,用來吸引來自中國和印度的游客,他還想吸引中國的年輕球員到維拉青訓學校學習。然而,高價引援后,阿斯頓維拉陷入財務泥潭,拖欠英國稅務海關總署約500萬英鎊稅款。球隊成績也不佳,無法獲得英超轉播收入。最終,因無力支付3000萬英鎊收購款項,夏建統敗北。

沉迷資本運作的禍根

隨著夏建統被捕入獄,短命的睿康系徹底崩盤。睿康系的短命,或歸咎于沉迷資本運作加高杠桿。

短短2年多時間,睿康系完成搭建,主要依賴資本運作,而這背后是高杠桿的股權質押、資本拆借。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在以4.06億元受讓蓮花健康10.36%股權后,夏建統就將這些股權全部質押,融資約為2億元。此后,睿康投資長期實施100%股權質押。到2018年2月7日,睿康投資持有蓮花健康的股份數量為1.25億股,占總股本的11.78%,這些股權同樣被全部質押。

當年8月18日,上述股權被河南鄭州中級人民法院司法凍結。

在睿康股份的資本運作上,夏建統采取了同樣的股權質押手法。入主睿康股份后不久,睿康體育就將其超六成股權質押,融資超6億元。此后,睿康體育長期實施股權質押。到2018年4月4日,睿康體育持有睿康股份1.59億股,占總股本的22.18%,累計質押1.59億股,占總股本的22.17%,股權質押率達99.96%。

夏建統也曾推動睿康股份大規模并購。2017年2月底,公司曾計劃斥資約1億美元收購美國的A&T影視公司51%股權,但無果而終。之后,又宣布斥資9億元跨界收購電子元器件OEM廠商深圳市協勤實業有限公司,也以失敗告終。

資本運作屢屢失敗,在入主一年半后,睿康股份宣布,控股股東睿康體育(后改名為秦商體育)的控股股東與深利源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深利源將斥資14.46億元受讓睿康體育100%股權,交易完成后,公司的控股股東仍為睿康體育,公司實控人將由夏建統變更為李明。一進一出,從合計17.68億元接手到14.46億元甩賣,夏建統似乎虧了不少錢。

不過,從ST遠程陸續披露的訴訟案來看,夏建統以違規擔保占用資金等方式“玩壞”了上市公司,讓其陷入債務泥潭。

除了高比例質押股權外,夏建統還存在民間借貸、P2P融資等。

回過頭看,夏建統不思主業、沉迷于高杠桿資本運作,這為睿康系的崩盤埋下了致命禍根。在去杠桿的背景下,夏建統的帝國崩盤難以避免。

如今,睿康系三家公司命運各異,ST遠程易主國資,蓮花健康完成司法重整,二者在新主努力下積極自救。而*ST天夏股價僅為0.55元/股,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1元,似乎已被鎖定面值退市。(記者魏度)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

    • 青年創投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 信息舉報和糾錯郵箱:51 46 76 [email protected]
微信麻将代理招募 湖北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河南11选5奖金多少钱 真人百家乐皇冠网 平特一尾计算方法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广东时时彩开奖网站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 秒速时时彩哪个平台好 五分赛车官网 四川时时彩真的吗 快乐赛车彩票怎么个玩法 乐宝真人百家乐赌博 黑龙江快乐十分基本分布图爱彩乐 淘宝快3属于什么 ds视讯娱乐 九发心水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