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綜合 > 正文

速達股份成2021年首家創業板IPO被否公司 業績波動較大“含金量”低

2021-01-22 16:03:27來源:長江商報

速達股份成為2021年首家創業板IPO被否公司。

1月21日,深交所官網披露,經過創業板上市委員會2021年第5次會議審議,鄭州速達工業機械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速達股份”)不符合發行條件、上市條件和信息披露的審核條件,深交所決定對公司IPO申請予以終止審核。

速達股份與發起人之一、現任第二大股東鄭煤機之間“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系,是IPO被否的主要原因。

招股書顯示,在成立初期,速達股份不僅承接了來自于鄭煤機的29人售后服務處團隊,并在2013年起接受鄭煤機向公司派駐一般財務人員,復核公司財務憑證,長達七年時間。

盡管鄭煤機目前持有速達股份29.82%股份,為公司第二大股東,但速達股份并未認定鄭煤機為公司實控人。目前速達股份的實控人李錫元、賈建國和李優生三人合計持股50.98%,其中賈建國和李優生在創立速達股份之前就是鄭煤機的領導班子成員。

不僅如此,鄭煤機還是速達股份的主要供應商和主要客戶。其中,2009年速達股份對于鄭煤機的關聯采購金額占比高達100%,盡管近年來有所下降,但速達股份依然存在部分業務依賴于鄭煤機的情形。

特別是在對于千斤頂類產品的采購上,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2017年至2019年速達股份對于該類產品向鄭煤機的采購單價均高于無關聯的第三方采購單價,平均溢價高達40%。

在排除鄭煤機影響后,速達股份是否仍具有面向市場獨立獲取訂單的能力,成為監管部門關注的重點問題。

業績波動較大“含金量”低

據了解,速達股份的前身速達有限成立于2009年,2014年末完成股份制改革,并于次年8月份在新三板掛牌,2018年4月摘牌。

去年6月末,深交所正式受理速達股份提交的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申請文件。但在半年后的上會審核中,速達股份闖關創業板失敗。

速達股份是一家主要從事煤炭綜采設備的后市場服務公司。下游煤炭行業的運行情況將間接影響綜采設備后市場服務的需求,同時,下游直接影響煤炭開采企業的經營效益,因此也會間接影響下游煤炭開采客戶對公司的回款進度。

財務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報告期),速達股份分別實現營業收入4.5億元、6.3億元、6.19億元、2.94億元,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凈利潤,下同)分別為7529.08萬元、10444.08萬元、6874.22萬元、4064.4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分別為7475.79萬元、10402.94萬元、6653萬元、3892.44萬元。

其中,2018年和2019年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增長40%、-1.73%,凈利潤同比分別增長38.72%、-34.18%,業績起伏波動較大。

而從盈利質量來看,各報告期內,速達股份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526.57萬元、6917萬元、3543.81萬元、4371.82萬元,合計為15359.2萬元,占同期凈利潤總額的比例僅53%,業績“含金量”較低。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盡管在推進注冊制后,創業板IPO審核中對于企業的業績門檻有所放寬,但擺在速達股份面前的持續盈利能力仍是需要面對的一大問題。

事實上,自2013年以來,受煤炭產能過剩的影響,我國煤炭產量和價格持續下跌。為了改善供需格局,抑制煤價下跌,2016年以來國家及地方出臺了一系列煤炭行業去產能政策,淘汰過剩落后產能。

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推進,煤炭行業的供需平衡關系有所改善,運行情況也逐步開始好轉,但由于煤炭行業本就屬于周期性行業,未來煤炭行業運營情況如果發生持續較大的波動,將間接對速達股份的經營業績及回款進度產生影響。

不僅如此,目前速達股份的客戶主要包括中國神華、寧夏煤業、內蒙古伊泰等大型煤企。各報告期內,公司來自于前五大客戶的收入占比分別為81.71%、77.4%、78.14%、83.66%,其中對于國家能源集團下屬公司的收入合計占比分別為44.51%、52%、42.57%、35.9%,客戶集中度較高。

排除鄭煤機影響后獨立經營能力存疑

與鄭煤機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引起了監管部門對于速達股份獨立持續經營能力的質疑,這一點成為速達股份IPO被否的最大原因。

據了解,鄭煤機是我國規模最大的煤礦綜采裝備液壓支架技術研發、制造企業,2010年在滬市主板上市,實控人為河南省國資委。

2009年,鄭煤機聯合李錫元、賈建國和李優生三人共同出資設立速達股份的前身速達有限,鄭煤機和李錫元分別出資40%,賈建國和李優生分別出資15%、5%。其中,賈建國和李優生此前就屬于鄭煤機的領導班子成員。

不過從始至終,鄭煤機卻未將速達股份納入并表范圍,且不認定速達股份為其控股子公司。在成立后的三年時間內,鄭煤機和李錫元均未對速達股份單獨控制。直至2014年9月,李錫元、賈建國和李優生三人結成一致行動關系,共同實現了對速達股份的控制。

截至目前,李錫元、賈建國和李優生通過直接和間接支配的方式合計控制速達股份50.98%股份。鄭煤機則持有公司29.82%股份,為公司第二大股東。

盡管鄭煤機并不作為速達股份的實控人,但是速達股份的業務開展似乎離不開鄭煤機。招股書顯示,在成立初期,速達有限就接納了鄭煤機29人的售后服務處團隊,彼時公司對于鄭煤機的關聯采購占比高達100%。2012年,公司還開始向鄭煤機租賃廠房。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鄭煤機向速達股份派駐一般財務人員,對速達股份的財務憑證進行復核,但這種派駐行為造成了速達股份財務核算體系的瑕疵,直至2020年11月鄭煤機才調回上述派駐人員。但監管部門仍認為速達股份并未合理解釋該事項對于公司財務獨立性的影響。

目前,鄭煤機不僅是速達股份流體連接件業務的主要客戶之一,同時也是公司千斤頂類、閥及電液控等原材料的供應商。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速達股份分別對于鄭煤機的采購金額占比分別為12.11%、11.84%、5.72%、11.34%,同時向鄭煤機的銷售金額占比分別為22.84%、14.32%、18.81%、28.47%。在排除鄭煤機影響后,速達股份是否仍具有面向市場獨立獲取訂單能力,被監管部門重點關注。

而在采購價格上,速達股份對于關聯采購的價格也比第三方高出許多。其中,2017年至2019年,速達股份向鄭煤機及其子公司采購千斤頂類產品的單價分別為19.7元、32.22元、33.26元,而與無關聯的第三方采購單價為16.84元、18.46元、26.41元,平均溢價率接近40%。

不僅如此,由于與鄭煤機面臨同樣的下游行業,存在部分客戶重疊的情形,但速達股份從成立初期就一直為鄭煤機客戶提供免費的質保期服務。但這一點上,監管部門認為速達股份并未充分說明該項業務的商業合理性及對獨立性的影響。

此外,作為速達股份第二大股東,鄭煤機下屬公司綜機公司與速達股份還存在著同業競爭問題。招股書顯示,綜機公司的主營業務之一為液壓支架維修業務,這項業務是速達股份的核心業務,去年上半年公司該項業務的銷售收入為9723.84萬元,占營收的比例為33%。

不過,速達股份表示上述業務競爭的情形并未對公司的生產經營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但亦稱未來不排除綜機公司液壓支架維修業務規模的擴大,從而對公司的競爭力及生產經營構成重大不利影響。(記者徐佳)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

    • 青年創投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 信息舉報和糾錯郵箱:51 46 76 [email protected]
微信麻将代理招募 网赌ds视讯是真的吗 彩经网河内五分彩五星 河内5分彩开奖直播 内蒙古快三上午预测 体彩顶呱刮大奖全集 广东11选5开奖直播哪里看 百家乐路子图_Welcome 香港赛马会待中待码 MG真人 体彩排列5中几个有奖 上海体育彩票中心 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试机号 重庆快乐10分历史遗漏 og视讯官网地址 北京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意大利赌场官方网站-点击登陆